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
《阿凡达》颠覆影史的背后,是一群差点被卡梅隆“逼疯”的视觉特效公司
发布时间:2019-08-26
  《阿凡达》颠覆影史的背后,是一群差点被卡梅隆“逼疯”的视觉特效公司

图片来源:阿凡达电影官网

近日,《阿凡达2》官方宣布调整档期,再次推迟一年,暂定2021年12月17日登陆北美院线。卡梅隆本人也表示,由于影片拍摄要在水下完成大量、高质量的动作捕捉,面临诸多技术难关。

回想《阿凡达》第一部面世时,所有人看完后内心震撼得无以复加,原来电影还可以这么拍?视觉特效能这么逼真?同样是玩CG特效,2009年上映的《阿凡达》颠覆了观影概念,而2016年上映的《爵迹》却被玩成了网页游戏,可以说是连卡神的皮毛都没学到!

那么,成全《阿凡达》难以超越地位的背后,是一群怎样的视觉特效公司呢?

Weta Digital(完成了《阿凡达》大部分特效,角色建模、动画、渲染)

新西兰是《指环王》的故乡,但你可能不知道它也是《阿凡达》的非官方诞生地。秘密在于一家数字视觉效果公司Weta Digital

1993年,彼得·杰克逊、理查德·泰勒和杰米·塞尔柯克创建了Weta Digital,旨在为《天堂生物》制作数字特效。Weta Digital也不负众望多次获得奥斯卡奖和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

但Weta Digital为人所知的是,它在史诗级电影巨制《指环王》三部曲和《阿凡达》中作出了巨大贡献。

Weta Digital实力有多强大呢?每当碰上难得一见的大制作,在难倒其它一片公司时,Weta默默地开发了专门的软件包实现突破性的视觉效果。《指环王》电影三部曲所要求的战斗规模催生了MASSIVE,这个程序可以让大量的agent(按照预先设定的规则行事的独立角色)产生动画效果。拍《金刚》时,导演说要重现1933年的纽约,Weta二话不说创建了CityBot,这款应用程序可以在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基础上“建造”这座城市。

为了金刚的皮毛看起来不死板,新的仿真和建模软件诞生了。一套结合了程序和交互技术的工具为4600亿根单独的皮毛添加了风的效果,并模拟了与其他表面的交互。为了让金刚每根毛发从内而外散发着光,一款新的着色器被编写出来,还增加了毛发的体积质量。当金刚大块的皮毛被扯了下来后,上面布满了伤疤、血迹和骷髅岛的泥土。为真实还原场景,每一帧皮毛至少需要2G的数据。

在《阿凡达》中,Weta为了让电脑制作的外星人看起来仍然像真人演员如萨姆·沃辛顿和佐伊·索尔达娜,FACETS开发出来了。FACETS在2006年左右开始起步,当时刚刚签约《阿凡达》的Weta正在寻找一种比动作捕捉更好的人脸拍摄方法。

经过大约八个月的努力,Weta终于取得了进展。FACETS成为第一个可靠的系统之一,做到了从演员佩戴的相机进行准确的面部跟踪。这项技术使《人猿星球》系列电影以及《霍比特人》三部曲成为可能。

Weta的努力也得到了卡梅伦认可。“自从我们制作了《阿凡达》,Weta就一直在证明自己是最棒的CG动画,是世界上最人性化、最鲜活、最逼真的特效。当然,这意味着我可以推动他们更进一步。”

2017年,Weta公开宣布,《阿凡达》后续几部电影正在制作中。而《阿凡达2》多次推迟上映,想了还在攻克技术壁垒,就让我们一起期待吧。

参与制作大片:《指环王》三部曲、《金刚》、《X战警》系列、《复仇者联盟》、《钢铁侠3》、《金刚狼》、《饥饿游戏》、《权力的游戏》第七、八季、以及最近上映的《复联4》、《阿丽塔:战斗天使》等等不胜枚举。截至2017年,斩获六个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

ILM(180个非角色镜头,主要贡献为最后大战中的人类飞机)

视觉效果公司Weta Digital为《阿凡达》带来了超前的CGI技术,但在某些方面,还是呼叫了援手。电影比它最终成片时间长了大约40分钟,多亏了另一家水平精湛的公司——Industrial Light and Magic(ILM)的紧急救场,才完成了《阿凡达》CGI制作的关键任务。

一个在新西兰,一个在旧金山,两大视觉特效团队面临的是相隔万里的协调,还得互相追赶抢进度。对于ILM来说,这并不是它第一次被临时召唤来帮助另一个特效团队。但对于像Weta这样规模庞大、成绩斐然的团队来说,很可能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可以肯定的是,与Weta相比,ILM对整部电影的总贡献所占比例小,但ILM在帮助电影进入最终完成状态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最终,ILM为电影中许多特殊的交通工具创造视觉效果,包括Valkyrie,一架用来运送人和设备的大型航天飞机,几种不同类型的直升机,以及这些交通工具所处的环境。ILM还为影片最后的精彩战斗场景做了特效工作,负责所有飞机的镜头,以及驾驶舱内部的镜头。

此外,ILM还提出了一种完全由电脑生成大规模近距离爆破的新方法。此前,在CGI含量高的电影中,大爆炸都是用实时摄像机拍摄的,然后添加视觉效果。但ILM说,由于卡梅隆为《阿凡达》设定的模式存在一些局限性,没有切实可行的方法来满足这部电影对真实场景的爆炸需求。

幸运的是,ILM想起此前在《波塞冬》和《加勒比海盗》等影片中呈现的流体视觉运动,发现爆炸的形状与水的运动动力学相似。所以可以采用之前为流体镜头创建的图形引擎,并将同样的基本技术应用于《阿凡达》中的爆炸场景。这对未来电影行业也是一项重要技术,可以量身定做一种近距离看效果逼真的爆破。

ILM也算是视觉特效的元老级公司。一开始,乔治·卢卡斯希望在将于1977年拍摄的《星球大战》中能加入以前从未在电影中出现过的视觉效果,而20世纪福克斯公司的内部特效部门没这个技术。于是,卢卡斯就找了参与制作《2001太空漫游》(1968)和《无声无息》(1972)的道格拉斯·特朗布尔。但因为特朗布尔已经被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抢先定下所以被拒绝了。好在他向卢卡斯推荐了助手约翰·戴克斯特拉。

戴克斯特拉召集了一个由大学生、艺术家和工程师组成的小团队,在加利福尼亚州范内斯的一个仓库里就开始了。1975年5月,卢卡斯成立了电影视觉特效公司ILM,属于卢卡斯影业的一个部门,卢卡斯称之为“星球大战特效部”。卢卡斯影业是在卢卡斯开始制作电影《星球大战》时成立的。它也是皮克斯动画工作室的创始公司。

ILM后来于1978年搬到圣拉斐尔,自2005年以来一直位于旧金山Presidio的莱特曼数字艺术中心。2012年,作为收购卢卡斯影业的一部分,迪士尼公司收购了ILM。

参与制作的大片:从最早的《星球大战》系列、《E.T》,《终结者2》、《阿甘正传》、《泰坦尼克号》、《木乃伊》、《侏罗纪公园3》、《哈利波特与魔法石》、《雨果》到一系列漫威电影,比如最近上映的《复联4》等等,几乎包揽所有经典大片。

斯坦·温斯顿工作室(大部分道具,包括Ampsuit和Samson直升机)

在《阿凡达》电影中,除了开发新的3D融合摄像系统外,电影制作最大挑战是为纳美人创建一个最终设计。Weta Digital完成了将人形人物栩栩如生的所有数码作品,但设计和细节都是基于斯坦·温斯顿工作室(Stan Winston Studio)创作的人物。

纳美人是潘多拉星球上的土著物种,身高9到10英尺(2.7-3米)。每一个个体都具有独特的特征,鲜明的性格,人物形象立体饱满。

詹姆斯·卡梅隆亲自为包括纳美人在内的所有潘多拉生物绘制了第一批草图。在早期的素描上,纳美人有着蓝色的皮肤和猫科动物的特征,如猫一样的眼睛,宽阔的狮鼻,大而尖的耳朵,以及高大、苗条、肌肉发达的躯体。韦恩·巴洛(Wayne Barlowe)、尤里·巴托利(Yuri Bartoli)、约尔杜·谢尔(Jordu Schell)和内维尔·佩奇(Neville Page)等艺术家组成的团队,开始根据角色草图创作数百幅素描。

纳美人的手和脚都只有4个指头,与人类创造的阿凡达不同,因为阿凡达基因测序过程中受人类DNA的影响,阿凡达手和脚都是5个。

詹姆斯·卡梅隆想要优雅、苗条、蓝皮肤的猫科动物,保留具有人类面部特征的类人形态。为了捕捉这种造型,约尔杜·谢尔创作了第一批概念雕塑,得到卡梅隆首肯后,由John Rosengrant领导的斯坦·温斯顿工作室的艺术家们进一步细化,形成了最终的颜色和皮肤纹理,包括条纹和生物发光图案。工作人员创造并呈现了许多纳美人外观的变化。

斯坦利·斯坦·温斯顿是美国知名电视电影特效师,也是卡梅隆御用特效师之一,不幸的是2008年6月15日去世,享年62岁。1972年,温斯顿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斯坦·温斯顿工作室,并因在电视电影《怪兽》中的特效工作获得了艾美奖。

他最著名的作品是《终结者》系列、《侏罗纪公园》前三部、《异形》、《铁人》前两部、《钢铁侠》和《剪刀手爱德华》。其作品获得了四项奥斯卡奖。

Framestore (地狱之门70 个镜头)

参与《阿凡达》制作的公司还包括欧洲最大的数字视觉效果公司Framestore。1986年成立,1997年收购Computer Film Company并与之合并。该公司涉足多个不同的媒体领域:故事片、广告、音乐视频、动画和数字。

2008年,Framestore在冰岛雷克雅未克开设办事处,雇佣了大约20名员工,包括动画师、CG艺术家、排曲师、绘图师和roto艺术家。成立之初,冰岛经济似乎很强劲,但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冰岛将税收优惠从14%提高到20%,使其成为一个更具吸引力的电影拍摄地。

2016年11月,Framestore同意总部位于上海的文化投资控股公司(Cultural Investment Holdings Co)以1.125亿英镑收购75%的股份。

在2017年的科幻电影《银翼杀手2049》,Framestore贡献了大约300个镜头,并因此在2018年英国电影学院奖上获得了特殊视觉效果奖

除了《阿凡达》,卡梅隆新电影《阿丽塔:战斗天使》中漂浮天空之城Zalem和巨大的废铁城,以及人挤人的大型竞技体育场,Framestore为电影中充满动感的反乌托邦特色贡献了263个镜头。

至于获奖方面, Framestore凭借电影《黄金罗盘》首次获得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同年,还因这部电影获得了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此外,Framestore还凭借《超人归来》、《黑暗骑士》和《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获得奥斯卡提名。

在耳熟能详的一些电影中,都有Framestore作出贡献,如《神奇动物在那里》、《雷神》、《蜘蛛侠:英雄远征》、《复仇者联盟》系列等等。

Prime Focus(电影中控制室屏幕、HUDs等的设计与合成)

在《阿凡达》一长条视觉特效公司中,还有家印度视觉他特效(VFX)公司Prime Focus,让人印象十分深刻。它为《阿凡达》1600多个镜头制作了200个,从中赚了400万美元。几年后,《暮光之城2》近80%的特效都是由Prime Focus完成的。

Prime Focus创始人兼全球首席执行官为纳米特·马尔霍特拉(Namit Malhotra),十几岁时就在父亲的车库里创办了自己的公司,而这也离不开家庭氛围的熏陶。他的祖父M.N.马尔霍特拉是一名摄影师,甚至在1956年拍摄了印度电影业的第一部彩色电影《Jhansi Ki Rani》。马尔霍特拉的父亲纳雷什·马尔霍特拉(Naresh Malhotra)在宝莱坞担任副导演和制片人。

1995年,马尔霍特拉开了一家剪辑工作室,在两年内迅速进入电影制作设备租赁领域,最终发展成为Prime Focus。2006年从资本市场筹集了115亿卢比,实现了巨大的飞跃。

2014年,总部位于伦敦的VFX工作室Double Negative与Prime Focus的一家子公司合并,这创造了世界上最大的3D、动画和视觉效果公司之一。合并后公司80%以上股份仍由马尔霍特拉的Prime Focus持有,该公司在孟买证券交易所和印度国家证券交易所上市。

Prime Focus也为克里斯托弗·诺兰执导的《星际穿越》贡献了视觉效果,也凭此斩获了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在一次采访中,Prime Focus称Double Negative为电影提供了所有的视觉效果,包括虫洞、一个巨大的黑洞、机器人和太空景观。“我一直非常欣赏诺兰的电影。”马尔霍特拉补充说,“因此,看到我们在《星际穿越》上的工作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好的,我真的很振奋。”

2014年合并的部分资金来自信实集团旗下的电影和娱乐部门Reliance MediaWorks,该公司向马尔霍特拉的公司注资1.2亿卢比(合1920万美元),收购了30.2%的股份。

回忆起多年前创办Prime Focus时,马尔霍特拉表示,“在宝莱坞和科技之间找到一座桥梁,因为我们的行业并不像好莱坞那样,方便地使用科技。”“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印度版的皮克斯,或者印度版的漫威。” Prime Focus在一年内制作近50部宝莱坞电影,控制着超过65%的印度市场。

直到今天,宝莱坞电影一直以劣质的本土视觉效果,以及借用太多好莱坞的技术和技巧而遭到嘲讽。但在这种情况下,一家印度公司却凭借VFX获得奥斯卡奖,有点讽刺意味。

参与制作大片:《地心引力》、《阿凡达》、《怪物史莱克》、《创:战争史》等等。《阿凡达》和《地心引力》都获得了2010年和2014年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

2011年,Prime Focus与美国电影制作公司卢卡斯影业合作,完成了《星球大战前传1 - 3》的3D转换。一年后,Prime Focus凭借《生命之树》、《X战警:第一战》)、《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变形金刚2:》和《雨果》获得五项奥斯卡提名。

上文详细介绍的特效公司外,在《阿凡达》这样有着恢弘场景电影,还有许许多多的其他视觉效果公司,分别在各自的领域上发光发热,才能成就我们在电影院的惊艳观看体验,如加拿大公司Hybride,制作了控制室的图形,Giant Studios进行动作捕捉,Blur完成了ISV Venture Star 的4个太空镜头等等。

虽然《阿凡达2》又跳票了,但想到卡梅隆正与世界上最顶级的视觉效果公司苦心钻研,只为给我们带来最极致的体验,所以,再多等等也是情有可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