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车
【小说连载】大灰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08-27
 

点击上方“信鸽赛绩网”订阅


01

《大灰的故事》是一个适合于所有家庭成员阅读的书,从9岁的小孩到90岁的老人都会喜欢上它。我想这本书可以带给老人和孩子们无比的快乐。
我所写的这本书会帮助老人和老牌鸽友们变得更加年轻,使他们重回美好的童年时代。同时我也希望它将把鸽友们带入一个完全崭新的时代。我想一直在参加迷人的赛鸽运动的年轻人和女人们一定会在下一个世纪表现得更加活跃。

02

献词

这本书首先要献给我最亲爱的妻子柯碧。她在深夜里的守候,她那无尽的鼓励和她对书中每个细节的阅读都督促着我坚持写完这本书。无论怎样,柯碧都对此书怀着巨大的期望。
我要用这本书向已故的利昂.怀特尼医生表示感谢。当我三十七岁的时候,完全沉浸在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里,是他又重新把我变成了一个“小孩子”。我真挚地希望阅读过《大灰的故事》的成年人也有机会再次变成“小孩子”,就象我在知道自己得了脑瘤以后所做的那样。
如果没有弗莱德.万塞尔的帮助和理解,这本书可能永远也不会与世人见面。弗莱德所具有的巧妙地掌握 主题的本领和他那无与伦比的编辑修改能力加强了这本书的整体性。非常感谢你弗莱德。
最后,无论如何我还要感谢留在我记忆中的一羽名叫“厚脸皮”的鸽子。这羽深雨点雄鸽有一种震撼人心的顽强精神。我还深深地记得它怎样一次次地在风中、雨中和炙热的阳光下率先归巢的情景。
最令我感到悲哀的是在十月底的某一天,我看到“厚脸皮”带着一身凌乱的羽毛慢慢地从赞比亚那深兰色的天空中飘落到地面。在我的心中,四十年前那惊险的一瞬仍然历历在目。当老鹰突然从耀眼的空中呼啸着俯冲下来的时候,“厚脸皮”虽然竭尽全力,却没能逃脱死亡的命运。
我清楚地记得老鹰怎样袭击它,然后把它毫无生气的身体带到高高的树枝上。我冲进屋里,抓起来福枪。当我从屋里跑出来的时候,发现这只鹰正抓着曾经属于我的鸽子静静地站在至少四十码高的树枝上。
我还记得来福枪的瞄准镜对准了老鹰的胸膛,然后又扫过它爪下紧紧地抓着的“厚脸皮”的身体。我又重新把瞄准镜对准了鹰的胸膛。我尽量稳住身体,瞄了又瞄,慢慢地调整着呼吸。当准星处于胸膛中心的时候,我的手指紧紧地扣住扳机。我紧张地等待着子弹击中老鹰心脏的时刻。
突然,我作出了在我的一生中意义重大的决定。我松开了扣住扳机的手指,轻轻地放下了来福枪。
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似乎我要把它的猎物抢走。大约过了半分钟,这只鹰继续撕扯着惨遭不幸的“厚脸皮”身上的羽毛。一转身,禁不住热泪夺眶而出,迅速地滚到了脸上。
每当我向别人叙述这个故事的时候,就会有人问我:“你为什么不开枪?”我总是回答说“毕竟这只鹰做的是它应该做的事情。”

03

第一章 赛鸽

当大灰飞向树林边缘的时候,一只雄鹰突然急速俯冲下来。迫近的危险似乎击退了大灰回家的本能。此时此刻,最大最基本的生存本能战胜了一切。
风呼啸着穿过它的翅膀,在阳光下,雄鹰就象“神风”飞行员冲向美国的战舰一样。数秒钟内,它的时速就超过了二百公里。随着大灰飞行速度的增加,这只鹰继续不断地预测和调整着攻击的方向。
为了躲避即将到来的危险,大灰仍然保持高速飞行,只是轻微地调整了一下方向,以便于更加接近位于它右边的低矮的灌木丛。由于大灰采取了不忙于躲避的策略,雄鹰并不相信它的运气,而变得过于自信起来。
利用它的尾羽,雄鹰调整着攻击的方向。当几乎要追上大灰时,它伸出了利爪,准备将猎物撕碎。就在这即将粉身碎骨的一刹那,大灰,这个久经沙场的老兵,先假装向右,突然又向左急拐,刚好躲过这致命的一击。当鹰从它身边冲过去的时候,它突然感到风猛烈地震荡着它的羽毛。这一次雄鹰没有捕到猎物,在离地面只有几英寸的时候它急忙停止了俯冲,这时一阵尘土在山谷中升腾了起来。
看到同伴错失了良机,另一只鹰也加入到了这场争斗中。它愤怒地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迅速地向下俯冲。当意识到第二次受到攻击时,大灰突然右转,直奔二百多码外的树林而去。由于体力逐渐地消耗,它迫使自己把精力全部集中到头顶上的第二只鹰的身上,她就象是一枚从飞机上向敌人的坦克发射出的制导导弹。
这只巨大的和成熟的老鹰更加危险。它的利爪可以轻易地扭断大灰的脖子。
当鹰爪猛扑下来的时候,大灰很快地意识到他已经不可能及时地躲进树林里去了。但是他没有束手就擒,而是调动起了全身的每一块肌肉,这时他的心跳达到了每秒钟十余次,双翅的煽动频率达到了每分钟四百八十次,最后他终于冲进了安全的树林。
一个九岁的男孩正走向花园尽头的鸽舍。他的个子比同龄的孩子要高,他那粗壮的身材使得他非常地自信。当距离鸽舍还有大约十米的时候,他停了下来。从他站的地方,可以看到鸽舍被分割成了七间不同的单间。
看了一眼身后的屋子,汤米发现他的父母正站在烧烤架的旁边。屋子的主人和他的父亲一样,也是一位工程师。他邀请他们全家来参加这场告别仪式。杰克.康宁翰姆是父亲的一位好朋友,他被公司派往海角镇,被任命为新公司的老板。
他们所居住的小镇叫比诺尼,它位于约翰内兹堡的东部。因为这个区域内的所有建筑物都来自约翰内兹堡,所以明确地界定这个小镇的范围是非常困难的。从约翰内兹堡出发,到比诺尼的西南部大约有20英里,到东北部大约有10英里。
汤米又重新把注意力放在鸽舍上,他看到除了两间鸽舍外其他的鸽舍都是空的。向后倾斜的屋顶是由石棉瓦一片片重叠而成的。屋顶的前檐全都由高18英寸的带尖儿的木栅栏围成。虽然这个小男孩现在还不知道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将来他会懂得这是为了防止赛鸽归巢时会降落在屋顶上。
他走到一间里面大约有20羽鸽子的鸽舍前。这些鸽子都安静地站在各自的栖架上。向旁边的鸽舍看去,他注意到里面的鸽子显得更加活泼。由于去过很多次宠物商店,这个男孩知道这些都是雄鸽。雄鸽比雌鸽大,它们彼此咕咕地叫着,似乎要赶走站在旁边栖架上的邻居。
突然一只深斑格的鸽子飞落到地板上。它不停地走来走去,在鸽舍的地板上一边咕咕地叫,一边拖着尾巴。汤米完全被这只神采奕奕的鸽子吸引住了,以致于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一个男人走了过来。当这个男人把手搭在他的肩上的时候,他吓了一跳。
“你觉得这些鸽子怎么样,汤米?”他问。
转过身看着杰克.康宁翰姆,汤米说:“它们看起来和宠物店里卖的不一样。”停了一下他又问道:“杰克叔叔,它们叫什么名字?”
看着这双充满灵气的淡褐色的眼睛,这位老人说:“它们都是赛鸽,我们训练它们从很远的地方飞回家,然后再让它们去参加比赛,飞速最快的就获得冠军。”
“它们怎么能找到回家的路呢?”男孩问,他感到非常困惑。
“我们目前还不能确切地了解,但是有很多理论解释这种现象。有的人说它们利用磁场定位,还有的人说它们会利用太阳来辨别方向。有一点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它们的体内有一个罗盘或是钟可以帮助它们找到回家的路。”停顿了一下他又继续说“实际上,美国政府也一直试图知道它们和其他的鸟类是怎样经过从未到过的地方而进行长距离飞行的。”
“磁场是什么?”孩子问道。“你曾经看到过罗盘吗?”老人问。
“看见过。”孩子答道。“我们家有一个,它可以显示出哪面是南,哪面是北。”
杰克就象对待成人似的对汤米说“这是因为北极有强大的磁场,它把罗盘的一端拉向北方,在地球的表面还遍布着其它方向的磁力线。在一些地方,它们变得非常强大,以致于当你拿着罗盘站在上面的时候,它有可能会失灵,也可能完全没有作用。”
汤米又问:“当你让它们去比赛的时候,它们曾经迷飞过吗?”
杰克在回答之前注意到了这个孩子棱角分明的下颌:“哦!是的,它们中的一些被老鹰等猛禽所捕食。另一些则撞到了电线上,还有一些却没有找到回家的路。似乎它们归巢的本能并没有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那些没回家的鸽子去哪了呢?”男孩问。
看着眼前的男孩,他发现孩子的金发正随着微风轻轻地摆动。“它们更多的并不生活在城镇和大城市里,就象你在广场上看到的那些普通的鸽子一样。”老人回答道。
“你为什么不把雄鸽和雌鸽放在一起呢?”孩子问。
“汤米,你知道我要去海角镇,因此我一直都把它们隔离开。我已经卖掉了所有的赛鸽。剩下的这些都是种鸽。当我到达海角镇的时候,它们都将不得不被关起来,而不幸地成为囚鸽。”
“杰克叔叔,“囚鸽”是什么意思。”男孩问。
杰克想了一下,然后说道:“赛鸽出生和成长在某地,然后被带到另一个地方,它们就会千方百计地回到出生的地方。如果我在新的居住地释放它们的话,那么它们就会飞回当年出生和成长的鸽舍。我们把这叫做归巢本能。几年后鸽子又飞回家的例子有很多。我知道有一个人从一位住在950公里外的鸽友那里买了一羽鸽子,这羽鸽子在过了大约两年的囚禁生活后,飞了四天,最后终于回到了老家。”
杰克大吃了一惊,男孩突然说:“我喜欢赛鸽,我在宠物店里看到过许多好看的鸽子。它们很贵吗?”
“我告诉你,年轻人。”杰克说,“你叫你的父亲给你修建一座鸽舍,然后我会给你一些鸽子。”
“真的吗?”这个孩子兴奋地问道。然后汤米紧紧地抓住老人的手,把他拽到那些正围着烧烤炉的大人那里。
“爸爸!”男孩兴奋地喊着,“我能养鸽子吗?求求你了。”他又乞求道“杰克叔叔说如果你给我建一座鸽舍的话,他将给我一些鸽子。”
山姆.辛普森听了却没有立即回答。
“怎么样啊?”汤米哀求着。
山姆认真地回答道:“让我想一想,当我明天从单位回来的时候,再做决定吧。”
在汤米得到第一羽赛鸽之前,已经过了两年的时间。即使这样,他对赛鸽的渴望依然是那样的强烈,以至于他在当地的图书馆里阅读了每一本他可能找到的关于赛鸽的书。他坐车的时候总是在观察着赛鸽的踪迹,他不是寻找着别人家院子里的鸽舍,就是搜寻天空中飞翔的鸽子。
由于某种原因,在他家附近没有鸽友。一年以后,当他在小镇南部的一个小村庄骑车遛达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一座漂亮的鸽舍位于一家人的后院。他在门前停了下来,按下门铃后,就耐心地等着。
那家没有人出来。大约半小时以后,他很不情愿地走开了。他到家晚了,母亲责备了他。“对不起妈妈。”他开始道歉,“我不知道离家有多远,当我看到天黑下来的时候,我才注意到离家至少有十几公里。”
“告诉我,你到底去哪了?”她问道。
“我发现了一座很大的鸽舍,我按了门铃,却没人出来,我等鸽舍的主人大约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我看天色晚了,就回来了。”这个男孩回答。
他的妈妈生气地说:“哦!汤米,你和你的鸽子。你知道,你爸爸不想让你养鸽子。”
“哦!他要想一想,我知道他会同意的。”男孩说完,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又是一个星期六,汤米问他的妈妈,他是否可以去拜访他上周六发现的鸽舍的主人。她从男孩那里得到了鸽舍主人的地址后就同意他去了。“不要太晚回来吃午饭。”她说。汤米在早晨不到八点钟就出发了。
山姆站在妻子的身后,用手搂着她问:“汤米周六一大早就起来了,这是去哪啊?”
“汤米发现了一座鸽舍,他想去会见它的主人。因此,如果有一个老鸽友到咱们家来劝你给孩子建一座鸽舍的话,你一定不要感到吃惊。”她紧挨着自己的丈夫微笑着说。
“天那,这孩子还太年轻了,我看他没有太大的兴趣照看鸽子。而且,杰克现在住在海角镇,我有许多的工作要做,我也没时间照顾鸽子。我真是太怀念杰克的帮助了。”山姆说。“你知道我们已经有十一个多月没旅行过了,现在我已经不能再等了。”
如果他事先知道这次旅行将会改变他们的生活的话,那么他绝对不会期待这一时刻的到来。
当汤米来到鸽舍门前上去敲门的时候,他感到胸腔里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他敲了一下门,安静地等着。门开了,一位五十出头的家庭妇女微笑着站在他的面前。“小伙子,早上好,需要帮助吗?”
仰头看着这位老人,汤米说:“早上好,我叫汤米.辛普森,我看见了后院的鸽舍,不知道能不能看看您家的鸽子。”他焦虑而又害羞地说完这些话。
她向这个孩子伸出手。“我是奥尔丁太太,”这个女人说,并且向这个紧张的孩子露出了微笑。“进来吧,让我们问问奥尔丁先生,看看他愿不愿意让你参观他的鸽舍。”
她把小孩领到屋里,穿过厨房,然后来到院子里。雷.奥尔丁先生正从鸽舍里出来。他是一个又瘦又高的男人,长着一头浓密的白发。他的衣服上粘满了灰尘。
“雷,”他的妻子说,“你有一位鸽迷朋友来拜访你了,快来见见汤米.辛普森。如果可以的话他想看看你的鸽子。”
走近这个孩子,老人伸出了手。当这个孩子紧紧地握着他的手的时候,雷说“你好汤米,小伙子你也有赛鸽吗?”
汤米抬头看着老人的脸,他那两只炯炯有神的蓝眼睛正慈祥地注视着他。“不,我没有赛鸽,奥尔丁先生。我爸爸不让我养,因为他认为我不能照顾他们。但是我已经阅读了所有关于鸽子的书。”
雷说:“来吧,让我们到鸽舍去,我让你看看这些鸽子,你想先看哪些呢?”
汤米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先看看种鸽。我从书中知道种鸽要比赛鸽重要的多。”
“你的观点非常正确。你似乎已经读了不少好书,小伙子。”
男孩暗自得意地笑了,连说“没什么”。当他们向鸽舍走去的时候,他不由得抬头看了看。鸽舍看起来很新,这点从奥尔丁那儿得到了证实,这座鸽舍刚刚建成四个月。
打开一扇侧门,他们穿过一间狭窄的装满了鸽笼和食盒的屋子。正对着外屋门的又是一扇门。老人引导着孩子走在他的前面。然后他关上外屋的门,打开了通向鸽舍的门,汤米进来后,老人随手在他身后关上了门。环顾了一下四周,汤米发现鸽舍里有九个巨大的巢箱,每个巢箱里都有一只鸽子在抱窝,此时它们的配偶都站在巢箱对面的木制栖架上。汤米从比利时出版的书上知道,这就是赛鸽的家,鸽友们都知道不抱窝的鸽子宁可站在高处小小的栖架上,也不会呆在巢箱里。
雷让孩子站在鸽舍里,自己没说一句话。看着这位少年,他吃惊地发现这个孩子认真地看着鸽舍里的每一样东西。几分钟后,他终于打破了沉默:“这些种鸽正在孵第二轮蛋。就在五天前,我把第一轮幼鸽和它们的父母分开了。”
“你每年做出几轮幼鸽?”孩子问道。
雷听到这个孩子不同寻常的问题暗暗吃了一惊,急忙说道:“哦,我在过去只做出两轮幼鸽,但是这次是我搬家后的第一年,所以我要做出三轮幼鸽以确保我有足够的鸽子参加下赛季的比赛。”顿了一下,老人问:“你摸过鸽子吗,汤米?”
“不,先生,我只是在书中看到过。我真想学一学,持鸽困难吗?”汤米问。
“那么我们去幼鸽舍吧,我会告诉你应该怎样做的。”幼鸽舍象种鸽舍一样,既干净又简洁,不做过多的装饰。然而,这些幼鸽都站在栖架上,它们没有象种鸽舍那样的巢箱。鸽舍里一共有二十个栖架,其中两个空着。雷抓出一羽最小的幼鸽,然后向汤米解释他是如何持鸽的。“看,我的右手是怎么握住这只鸽子的,它的头冲向我的小指。这样,我的右手掌就托住了它的整个身体。不要把鸽子向前倾斜,我用左手的手指托在嗉囊下面。”这个瘦高的男人站到孩子的身后,然后侧过身子。“现在就让我们看看你能不能做到这样。你可以看见我把鸽子的两只脚放在食指和中指之间。这样可以防止它挣脱逃掉,别忘了,它们都有想要飞翔的本能。”
雷把鸽子放到了孩子的手里,确保鸽子的两脚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又拉过孩子的左手,指导他把手放在鸽子的嗉囊下面,就象他刚才示范的那样,因此鸽子没从孩子的小手里挣脱出来。汤米站在一旁显得非常兴奋。当他说话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激动的光,“喔!我从来也没想过你会让我握住你的鸽子。非常感谢你,奥尔丁先生。”
雷又向男孩展示了其他几羽鸽子,以便男孩每次都可以正确地持鸽。汤米呆了大约一个小时就开始往家走了,一路上他精力充沛,一口气骑到家也没觉着累。
孩子走了以后,雷在吃午饭的时候对他的妻子说:“汤米是一个非常懂礼貌、非常聪明的孩子。他对赛鸽有着狂热的感情,而且还有令人吃惊的赛鸽知识。他的父母不让他养鸽子真是太遗憾了。当他长大以后一定可以成为一位优秀的赛鸽家。”
“雷,那你为什么不去跟他父母亲说呢?你总是说俱乐部需要年轻人。”她回答道。
“不,我不能那样做。你知道我不喜欢干涉别人的家务事。让我们耐心地等着,看看他是否还会回来。如果他回来了,我会把所有的东西都教给他。至少等将来他的父母同意他养鸽子的时候,他知道应该怎样去照顾它们。”
男孩很守信用,下一个周六又来到了奥尔丁家,这是第二次拜访。在以后的许多次拜访中老人教给了他关于赛鸽的每一件事情。然而,令老人吃惊的是,少年从他买的或是从图书馆借来的书上学习了大量的赛鸽方面的知识。
在接下来的每一次来访中,雷经常让孩子打扫鸽舍,刷洗饮水器和其他的喂食器具。他告诉孩子如何进行消毒,防止致病菌的生长。汤米也学会了每天都给鸽子食用新鲜的保健砂。雷有时会拖延饲喂时间,以便于这个孩子也能跟着一起做。
当第二轮幼鸽孵出来的时候,老人耐心地教孩子套脚环。随着时间的流逝,汤米从老人那里学会了越来越多的赛鸽知识和技巧。那时孩子还不知道,雷是赛鸽联盟当中一位最出色的赛鸽家,他现在教授的东西是最切实有效的,这些知识将对他帮助很大。
汤米.辛普森每周六都尽可能地在雷的家里呆上一两个小时。这样大约持续了一年的时间。然后,孩子突然从他的视线中消失了。这虽然是事实,但是雷仍然说他下周六还会回来的。三个星期过去了,孩子仍然没有出现。雷尽力去想,但是怎么也想不出他的小朋友到底出了什么事。
孩子失踪几周后的某一天,他又和妻子在吃午饭的时候谈论起了汤米,他的妻子摇着头说:“雷,我告诉你,你应该找一找他住在哪儿。现在你非常想念他,虽然你尽量试着说服自己他并不重要,但是我发现每个星期六你总是看着大门,希望他会回来。”
“我要告诉你我想要做什么。”雷说。“每个星期这个孩子都骑车来这儿,所以他一定住在附近。我已经找遍了周围七公里的范围,我也问了很多年轻人他们知不知道一个叫汤米的小孩,但是在这个地区似乎没有人认识他。因此明天我要到附近的各个小学校去找他。如果他离开了这里,那么学校里会有记录,他们肯定知道他去哪了。我怀疑他会不会给了我一个假名呢?”说完后他不停地嘟囔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