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肖
老挝游记(一)
发布时间:2019-08-12
 

偶翻相册,发现当初去老挝拍的照片,回忆种种,思来有趣,遂记于此,与诸君共享。

那是2016年3月,因工作原因,须出差老挝,自驾哈佛,五人同行。第一次要出国,虽是南亚小国,亦难掩心中的忐忑与激动,一系列的护照办理后,从昆明出发,一路南下,直取磨憨出关。

路途长远,在勐腊县住了一宿,第二天一早到达磨憨口岸。没有想象中的大,一条主街,直通国门。

沿街有各种兑换外币的商店,正规机构,我们找了一家门面相对大气有档次的,根据“过来人”的建议(过来人说老挝消费很低,五个人二十天五千块足够了,结果后面才发现这个建议多坑),兑换了五千人民币的老币,汇率1:1250,折合老币六百多万左右,还兑换了300美金应急,钱的问题就解决了。

然后是通讯,沿街有各种贩卖老挝电话卡的小贩,购买到也方便,包开通。这里就不得不说说老挝的电话卡了,老挝的电话卡分为9字头、5字头和2字头,类似于国内的联通移动电信分属于不同的运营商,而且这些运营商还是分区域运营。这些电话卡只能在拨打接听自己运营商内的号码,比如9字头只能接听拨打9字头的电话号码,无法拨打接听2字头和5字头的。所以购买电话卡时一定要知道自己去哪个地方,比如我们去的第一站,老挝丰沙里省,只有5字头在运营。

准备妥当,开始办理各种通关手续,领取防疫药品、宣传单,工作人员例行公事的说着注意事项,老挝的蚊子大且带病毒各种的,吓的我们赶忙去买了五瓶六神花露水。因为有车辆通关,手续很繁琐,各种单据证件一堆,此处建议自驾出国的小伙伴最好准备一个文件袋,将所有官方给的文件资料装在一起,我们就因准备不当导致资料丢失,后期回国又多了些许波折,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放一张国门图:

老挝游记(一)

因为那个时期老挝对中国是落地签,所以中国口岸只是检查护照各种就放行通过了。中国口岸到老挝口岸之间大概有一公里左右的缓冲区,中间是各种排队待通关的车辆和人员。队伍缓慢,一公里的距离大概等了三十分钟才到,车辆和人员分开办理手续,在老挝海关缴纳了签证费,那会大概是十万老币左右,口岸工作人员应该也算是社会精英了吧,会讲中文,所以没有沟通障碍,领取了一堆老挝文字的文件顺利过关,站在了老挝的土地上。

老挝口岸:

老挝游记(一)

老挝全境只有一条主干道,称为“13号公路”,贯通南北,直达首都万象,柏油路面,在中国属于等外公路,八九十年代修的那种老国道,依山势而走,蜿蜒曲折,甩的头晕。

进入老挝境内大概四五公里,祖国的移动信号彻底消失了,新买的手机卡也没有信号,老挝的信号塔实在是太少太少了。道路两旁有中老文字双标的饭馆旅社商店,大多都是中国人开的。当看到两头大象被铁链栓在路边,旁边的牌子上写着“提供拍照”的时候,我们就确信,我们真的来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国家。

附一张在老挝一家中餐馆拍的中文老挝地图,为后面的叙述提供一个大概的地理印象,毕竟好像国内的地图软件都描述的比较简陋。

老挝游记(一)

第二期见,Good night☞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