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肖
《卢老谈养生》第二十三讲:我从哪里来?
发布时间:2019-02-28
 

创业故事汇—好听有故事

卢老分享——我从哪里来


卢传牧


   

哈喽,大家好!这里是创业故事汇,好听有故事。刻志于学,持续行动,让智慧滋养心灵。我是卢老,今天我们讨论与意识能量相关的又一个话题:我从哪里来!


在上一讲中,我们讨论到一元三能在人体中交融,自在,自然呈现,相互促进,相互制约,相互塑造的信息、物质、能量转化与意识行为发生关系的问题。这实际上是一个人的发心动念与行为发生的机制与过程。


它是人的大脑执行道德程序高速计算的过程。也就是说,我们传统认识意义上的大脑并不是意识发生地,不是我们心的出处,而是一个装有多个模块的计算器、显示器和行为驱动器。让我们发心动念的是一元三能多维交融,自在、自然,藉由大脑交行计算发生的。善念如此,恶念亦如此。


因为,如果抛开道德能量的介入,人体自身意识、形质能量自在,自然转化过程及其因果,我们地球人当今的科学文明同样能够做到。但这毕竟缺乏一个重要环节——一元三能自在、自然多维层级的信息大数据整合筛选的意识能处理过程。我们能做的,仅是给大脑提供中间的形质能量环节。提供的仅是参与大脑神经元放电的化学物质。


比如我们今天的科学技术可以很轻松的在你没有任何外界刺激的条件下让你产生如临仙境般的快感。我们也可以让你在非常悲哀的时候,给你加点东西立即让你高兴起来。对吸毒者起作用的就是这个环节,抗抑郁药介入的也是这个环节。它不需要大脑模块复杂的计算,只需直接反应。


除此之外,我们也可以只需调整你的脑电波就可以让你开悟,体验超凡的解脱。但这并不能持久真实的开悟,当脑电波一结束,就回归原样。而宗教的冥想、禅修、净心、打坐则是直接修正一元三能的信息大数据处理,从而修正大脑意识的交行系统,改善DNA的表达,回归正常的道德程序,它不但能修正我们的意识,同时也就调节了自己的身体。所以,得到的开悟是永恒的长久的


离开道德能,我们的意识能与形质能是可以互为因果的。如同我们前面讨论过的观念运动,观念可以产生运动,动运可以产生观念。人类群体中,除了懂得自我修行者外,大部分人都活在这个层面,大都活在观念与行为不断冲突,不断制造紊乱,不断纠结的层面,也就是活在痛苦的人生层面。我们见过无数的例子,多人不知道自己患上了肿瘤时活得好好的,而知道以后,没几个月就很快的挂了!这是什么被摧毁了?意识被摧毁了!观念突变了!道德能被阻断了!


总之,无论脑裂病患者的意识形态和对真实感知认定,还是人为的化学物质干预,或是宗教修持的灵魂开悟等。这会让我们会联想到,我们是否是真实的个本都不得而知。我们总是在被某些程序支配着,修改着,有一种被巨大的历史洪流裹胁着向前走的感觉,总觉得有另一个人还是另一个什么意识在棒喝自己,支配自己。自己就像一颗不能自己控制自己的小小螺丝钉。或利或弊!全在当下的感受!我们每个人当下可能是所谓的自己,同时又可能是别的什么东西!


而且,当今的智能机器人技术,可以达到人不如技,人类在许多方面的智慧还斗不过机器人。或许可以预言,未来血肉之躯的人类与机器人,除了人类可以通过遗传、繁衍复制下一代具有优势外。其他方面可能会越来越不优于机器人。因为,机器人智能软件模块可以被人类智慧不断更新升级,不断迭代。而这些智慧是集全人类智慧的精华,这是人的个体永远也做不到的。如果从今天的维度往前看,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出现,我们这个物种仿佛正在形成一个集体的大脑,每一个个体人,正在演变成这个集体大脑中的一个神经元。


那么,我们究竟来自哪里!?


从进化论角度知道,大约40亿年前,有一些最原始的、可以复制信息的物质产生,这些物质慢慢地被一个细胞包围起来而形成了简单的单细胞生物,后来又逐渐演化出有多个细胞组成的更复杂的生物组织。这些生物组织进一步发展出拥有很强计算能力的大脑,一些有大脑的物种发展出高度社会性的物种。那么,我们不禁要问!智能机器人可以被人类设计,升级、迭代。人类进化是否也是被某种设计的试验品?正如人类试验过许多小白鼠,其实它并不知道被做了实验,它仍活得自在,也很真实。


近代,人类寻找上帝粒子找了八十年,现在终于找到了。以前,只有培养出酵母爸爸,才能变成酵母儿子,它不是有性繁殖,但它可以分裂出芽。而今天,人工便可以合成出来,完全可以按照我们的需要,想让它干啥就干啥,因为人类已经掌握着生命的密码,这叫合成生物学。也就是说,人类现在完全可以根据人的意愿,设计合成所想要的生物来,就像我们想要制造一个机器人一样!这让我们连无机和有机的概念都打破了,我们怎么能不相信,我们一定不是在某种程度上被设计的呢!?


然而,我们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呢? 

让我们引用霍金生前的一段博文来结束本次讨论吧。


网友问:“中国古代有个哲学家叫庄子。'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梦醒后,庄周不知梦为蝴蝶,还是蝴蝶梦为庄周。霍金教授,请问我们如何知道我们是生活在梦里还是真实存在?


霍金:“谢谢你的问题!庄周梦蝶 ——也许是因为他是个热爱自由的人。换做我的话,我也许会梦到宇宙,然后困惑是否宇宙也梦到了我。来回答你的问题:‘我们如何知道我们是生活在梦里还是真实存在?’ —— well, 我们不知道,也许也无法知道!这个问题至少要等到我们开始深刻地了解意识和宇宙时才可知。我们必须要孜孜不倦地探索关于存在的基本命题,只有这样,我们也许才会知道蝴蝶(或宇宙)是真实存在,还是只存在于我们的梦里。”


好了,朋友们今天就讨论到这里。各位朋友,下次再见!




一个有温度、有内容的知识界面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