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买车
主命、主贵、主富、主爱!顾维钧对四任妻子的评价里藏着这一真相
发布时间:2019-03-04
 

一个人经历什么样的人生,和他的人生遭遇关系并不大,唯一正相关的因素是:你对人生的态度。顾维钧第四任妻子严幼韵,用她112年的人生佐证了这句话。

相比顾维钧的其他妻子,严幼韵的出生略显平常,但她在当时,也是上海的一代名媛。

顾维钧在晚年回忆一生的四个女人时说:第一任妻子张润娥是主命(包办),第二任妻子唐宝玥主贵(总理女儿),第三任妻子主富(首富女儿),第四任妻子则主爱!

言下之意是:此前的三个妻子,都是带有目的或不得已的选择,惟有第四任妻子严幼韵,是真爱的选择。

实践也证明,惟有爱,才能白头偕老。

在年近70这年,顾维钧毅然与相伴35年的第三任妻子黄蕙兰离了婚。而老年的顾维钧之所以做此决定,恰与严幼韵有关。

主命、主贵、主富、主爱!顾维钧对四任妻子的评价里藏着这一真相

这段老年才开始的恋情,在世俗眼里并不那么光彩,因为,两人结合时,严幼韵虽是寡妇,但顾维钧却尚有家室。

黄蕙兰在回忆录中这样形容到:

“维钧每个星期要到纽约去度周末,从星期五一直呆到下个星期二,与他那位在联合国任职的红粉知己约会。”

很显然,这里的“红粉知己”,说的就是当时在联合国任职的严幼韵。

顾维钧与严幼韵很早就认识,两人结识时,严幼韵的丈夫杨光泩尚在。当时的杨光泩也是外交部的成员,因为杨光泩是顾维钧下属的缘故,顾维钧与严幼韵经常打照面。

对于这位才华容貌气度均过人的女子,顾维钧自是有说不出的欣赏。但因为当时的两人都有家室,所以此时他们的关系也仅仅停留在相互欣赏的阶段。

主命、主贵、主富、主爱!顾维钧对四任妻子的评价里藏着这一真相

女人的第六感从来惊人,两人只几个眼神,黄蕙兰便嗅出了危机。通常,女人在感觉到自己丈夫有可能被别的女性吸引时的第一做法就是:将二者隔离开。

黄蕙兰想到的,也正是这招。察觉出异样的她,第一时间将这个可疑“危险物”从丈夫身边调走了。黄蕙兰想办法将杨光泩调去了遥远的印尼当大使。这样一来,作为杨光泩妻子的严幼韵自然也会陪同前往。

如此,严幼韵与顾维钧便很难有任何机会接触了。既连接触都难,发展感情自然更不可能了。

黄蕙如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自己此举,却恰恰弄巧成拙了。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不久,即1942年4月,杨光泩和七名中国外交官在马尼拉惨遭日军杀害,严幼韵和其他六名外交官太太成了寡妇。

当时的严幼韵并不知道丈夫已经牺牲,七名外交官“失踪”后,外交官的太太们自动聚拢到严幼韵处。

这年,37岁的名媛严幼韵彻底从天堂跌入了地狱。

房子被查封了,物资被没收,面对种种困境,严幼韵带着这些女人和孩子们搬进了马尼拉的一个老房子。为了维系战乱中无依无靠的生活,严幼韵变卖了珠宝,投入了与疾病、战争、琐碎作战的日子。

主命、主贵、主富、主爱!顾维钧对四任妻子的评价里藏着这一真相

在这个奇特的“大家庭”里,处事果敢的严幼韵成了理所当然的“大主管”。她带着女人们将草坪开垦成菜园,养鸡养猪,同时调节着各方的矛盾。

从前饭来张口的严幼韵不仅学会了亲手做菜肴,她学着还用缝纫机给正在发育的孩子们做衣服。那段日子里,即便每天吃着糙米和没有一点油水的蔬菜,严幼韵也从未抱怨,她还经常为同伴和孩子们加油打气。

很多年后回忆起这三年时光时,严幼韵无比感叹地说:

“现在回头想想,我们当时的确非常勇敢。我们不知道自己的丈夫生死如何,又很担忧我们的孩子;我们自己的命运也完全茫然不可知。但我们做到了直面生活,勇往直前。”

凭借着顽强的毅力,她们在异国他乡突破重重困难顽强生活了下来。

1945年日本战败后,终于熬出头的严幼韵和其他六位太太却得到了噩耗:早在三年前,她们的丈夫就已经牺牲了。

抗战胜利后,顾维钧想尽各种办法找到了严幼韵。随后,在顾维钧的帮助下,严幼韵和她的三个女儿前往美国,不久后,她进入联合国工作,担任礼宾司官员。

到此,严幼韵和孩子们的生活才终于被安顿了下来。

终究,一个女人单独带着三个孩子的生活是艰难的。严幼韵的艰难,被顾维钧看在眼里挂在心间。

虽然顾维钧知道,此时的严幼韵有所成长了,但他依旧不放心严幼韵。顾维钧总是竭尽一切可能地给严幼韵提供帮助,自古“英雄救美”就是最俗套却最见效的戏码,很快两人就不顾一切地走到了一起。

主命、主贵、主富、主爱!顾维钧对四任妻子的评价里藏着这一真相

严幼韵在后来的回忆中说:他们在一起时,顾维钧虽未与黄蕙兰离婚,但已经分居多年。

当时的情况究竟如何已经不得而知了,但可以肯定的是,顾维钧与黄蕙兰之间却存在感情不和的问题。

这其中的很大一个原因是:顾维钧与黄蕙兰之间缺少共同的志趣。

人说,男女在婚外找的,往往是婚内的缺失。

顾维钧已经步入老年,年岁越大,对于伴侣的要求反而越高,这就是当时的顾维钧。他开始对自己和黄蕙兰之间的婚姻失望,他极度想有一个知冷知热且有共同志趣的女子。

顾维钧和严幼韵在一起的每一天里,都如被春风照抚。他从未想过,世间竟还有如严幼韵这般美好的存在。严幼韵善解人意,乐观开朗,凡是顾维钧喜欢做的事情,她都会饶有兴致地陪着。

严幼韵的陪伴,让顾维钧深深觉出了“少年夫妻老来伴”的真正内涵。

1956年,顾维钧卸任台湾当局的“驻美大使”一职后不久,便与黄蕙兰办理了离婚手续。

1959年,71岁的顾维钧与54岁的严幼韵缔结了婚约。自此,这段承受了很多波折却始终相爱的有情人终于走到了一起。

都说二婚夫妻容易滋生矛盾,但都有子女的顾维钧与严幼韵之间,却鲜少有矛盾。这显然与两人的相爱分不开,因为爱屋及乌的缘故,顾维钧对严幼韵的三个孩子视若己出,她们对这个继父也尊崇有加。而严幼韵对于顾维钧的孩子,也相当照顾。

一个有爱的大家庭,无疑是最佳的养老所在。

此后,两人相依相伴的25年里,严幼韵一直充当着顾维钧的“好管家、好护士、好秘书”,当然,最紧要的,她是他最好、最后的爱侣。

主命、主贵、主富、主爱!顾维钧对四任妻子的评价里藏着这一真相

步入老年后的他们虽恩爱有加,却并不同睡一室,但这丝毫不影响严幼韵对丈夫顾维钧的悉心照顾。

每天凌晨顾维钧醒来后,严幼韵就已准备好了一杯热牛奶,她总是盯着他喝下牛奶后,才“批准”他继续睡觉。

严幼韵这样做的目的,是怕顾维钧从晚餐到早餐间空腹时间过长,于身体不利。

下午三四点的时候,严幼韵会照顾他喝点汤,吃点饼干或者面包,然后睡一觉。

醒来后严幼韵便陪他出去散步,每次都会走上三四公里。

每晚睡前,贴心的严幼韵还会在顾维钧房间里放一杯阿华田和一些饼干或小甜饼,并开着走廊的灯以示提醒。

顾维钧每晚三四点钟醒来时,看到灯光便会记起要用点心,他边读书边吃东西,大约一个小时后熄灭灯。

“我半夜醒来的时候,就会知道(“检查”)他已经用过了点心。”

严幼韵对顾维钧生活的照顾几乎是全方位的,就连顾维钧的卧室设计和寝具选择,严幼韵都甚是小心,即便是枕头的选择,严幼韵也是颇费了一番苦心。

正是因为严幼韵如此悉心的照顾,顾维钧才能以高龄完成了耗时13年的口述史。13年间,每周一到周五,他都会用几个小时的时间,接受哥伦比亚大学口述史项目采访者的采访。

1983年,顾维钧96岁这年,他还出版了自己的自传。

顾维钧的子女讲起继母严幼韵时,不无感激地说:

“如果不是她(严幼韵)的照顾,父亲可能会少活至少20年。”

照顾顾维钧之余,严幼韵还会顺带“照顾”他的小爱好。

顾维钧喜欢打麻将。经常,到了下午,严幼韵就会呼朋引伴地为他叫来牌友陪他玩牌。每次,只要顾维钧一坐上牌桌,他的精气神就特别够。

顾维钧曾多次公开称严幼韵是他的人生真爱,在谈养生心得时他说,养生只有三点:

“散步,少吃零食,太太照顾。”

1985年11月14日,顾维钧去世,享年98岁,这年,严幼韵已与顾维钧共同生活了26年。

严幼韵在讲述顾维钧离世的情景时说:

“那是深夜,维钧边在我的浴缸里洗澡,边和我讨论第二天邀请哪些客人来打麻将。我问了他一个问题,没有听到回答,走进浴室发现他蜷缩在浴垫上,好像睡熟了。”

顾维钧离世那天的日记上写着:‘It is a long, quiet day’。

2017年,走过112个春秋的严幼韵也去世了,同顾维钧一样,她离开时的那天也可用:‘It is a long, quiet day’形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