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买车
散文/《中国乡村》杂志2019年有奖征文 II 张承斌的作品
发布时间:2019-06-04
 

微信收稿

文图编辑:c大调

期待一场雪(散文)
文/张承斌

      期待一场雪。

      一场落在烟雨江南的北国的雪。湿了柳絮轻扬的情怀,融化草木葱茏的诗韵,修饰小桥流水的秀美。

      一场纷纷扬扬地,精灵一样,从天而降的雪。迷了你的双眼,醉了你的心扉。

      覆盖了田野。覆盖了道路、村庄。覆盖住整个世界。

      牛羊在棚圈里咀嚼、反刍。鸟兽在巢穴里栖息、凝望。农人在屋檐下抱臂闲谈。绿油油的蔬菜在雪被里打盹。而后,又很不情愿地,被一只冻红了的手,从雪被里揪出。

      让世界在静穆里沉思,时间于静穆里凝固。让脚步停下来,不再匆忙。

      让眼神不再渴望,心情不再急躁,浮华暂时隐退。

      而这一切,不为别的,只为心中的一个旧梦。

      久在滚滚红尘,难免会被裹挟。心灵早已蒙垢,深深的,无法剔除。

      欲望的河流,终日流淌不息。浪花奔腾,谁能遏止它前行的脚步?

      我们在河流里载沉载浮,却不忍心看到那些被淹红了的双眼,布满血丝,渗血,又瘆人!

      事件,像雨后春笋,疯长了许多节,一个挨着一个,吊起许多胃口,也傻了许多双眼。

      天空,变了颜色,看不到虹。虹,也许压根儿就是一个古老的传说。

      父母,佝偻了腰背,浑浊了双眼。很难想象,他们曾经的意气风发,为这世界平添了几多风彩。

      岁月,磨平了他们的锐气,也快磨尽他们的时光。拢袖在冬日暖阳下的,不是别人,是赐予我们生命的爹娘啊!

      我在岁月的风尘里慌忙不跌地行走,无暇沉思,少了许多淡定与从容。我被追逐着、推搡着,只能向前,却看不到来时的路。

      我多么渴望岁月静好,渴望脚步能够安详,渴望枝头那一束梅花悄悄地绽放,定心欣赏。

      谁不希冀留住光阴?可,打眼前俶尔闪过的,却又是那么坚铁无情。

      纵使岁月待我不薄,而我依然喜欢躺在旧时光里静默不动,或把酒临风,或吟咏雪月,或抚弄文字。

      想象。眼前。

      屋外,银装素裹,一片洁白。飞鸟已尽,良弓已藏。美了江山,醉了双眼。

      诗意在心中不断滋滋生长。

      一家人,围坐在火炉旁,热气蒸腾,氤氲生辉。

      红红的炭火,燃起了前所未有的亲切和希望,不禁让我想起白翁的那首诗来: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不擅饮的父亲居然端起久违的杯盏,就着炉火,就着热气,就着锅里噗噗翻滚的豆腐青菜,迷醉的眼神,看着家人,小酌起来。滋滋的啜酒声,优雅而绵长,极富韵致,引得众人一齐瞩目,艳羡不已。我备想尝尝父亲的酒樽,个中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滋味。
寒冷,没什么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对雪失去亲切友好的态度。

      雪里有江山,有生机,充满着青春的活力。

      所以,母亲无法把我们按捺在温暖的火盆里,尽管我们对火盆有着万分的眷恋,那是我们至今依然无法了却的牵挂。

      但是,对雪的亲近,谁也阻止不了,我们在雪仗里放飞欢乐。雪,成就了我们,而我们也把前世今生早已许诺给她!

      枝桠横生,傲视苍穹的姿势,是树族对天的期待;小河静默或漂泊无依,是水渴望雪的拥抱;山的暗哑,展示了接纳广阔的胸怀。

      一切皆备。

      我立在江南诗意的土地上,仰望苍穹,以真诚的目光面对。

      期盼落雪无声,更期望雪落成诗!

      人生如果若诗意,那该是一种多么崇高的境界啊,纵九死也无悔。

      期待一场雪,用尽虔诚的目光。
 

稿件管理:紫烟幽梦

稿件审阅:何蕾蕾

简评:诗一样的语言,将对亲情和团聚的期待融于对雪的期待当中。读来美感萦绕。

作者简介:安徽芜湖人,教师,以码文字为乐为趣。作品散见多家报刊杂志及网络平台。


投稿咨询微信:zxm549750302


杜绝抄袭,文责自负。

本文为中乡美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阅读